城南池北,花落花开

© FeSO4
Powered by LOFTER

【香索】野归·前传

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藻子的生贺了,一直拖到今天还没写完。本来是想写个短篇一发完的,结果越写越长……还写不完……
最近事情很多很累,但又不能不管大本命的生贺,寥寥草草地改了改已经写好的部分,姑且当个前传吧,剩下正篇分上中下(有可能)再写完。
实在太忙脑子都是一团浆糊,写出来的东西也是结构不清逻辑混乱QAQ 在此深深感谢即便这样还是决定往下看的你【土下座】


【关于本文】
※社会背景混乱
※年龄差
※山治军官的teaching feeling养成日记


很少有场景能够如此清晰地刻在山治的脑海里。

他甚至能回味起初次遇见索隆的那个晚上,风裹挟着树叶和沙砾刮过皮肤的粗糙而尖利的质感。少年匍匐在屋顶上,背披着苍白的月光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浓墨一般的黑夜中,一双诡异的兽瞳红得发亮。

简直像是,狩猎于黑夜之中的野兽一般。

山治扯了扯领带,冲屋顶上的人轻佻地吹了声口哨。显然处于高度戒备的少年并未对此作出任何答复。山治只好举起双手,一边慢慢地缩短距离一边冲少年大声喊着:“喂,小鬼,我有话要跟你说。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墙上支离破碎的窗户在呼啸的晚风中发出刺耳的悲鸣。

山治不小心踢倒了一块破木板,这使屋顶上的少年吓了一跳,山治甚至感觉到他像猫科动物那样炸起了毛来。“这栋房子的主人已经不会再回来了。他们欠下了一生都无法还清的巨款,早在两天前就负债而逃了。”他自顾自地说着少年可能会感兴趣的内容,“追债的人已经把这里打劫一空,没有人会再回到这里。也就是说,你被你的主人抛弃了。”

少年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直,但很快就松懈下来。像是早就明白却不愿承认的事实被人毫不留情地一语道破了一样。

“喂——小鬼。”山治在今晚第二次这么喊——他真不怎么擅长对付小孩——同时向少年伸出了手:“要不要跟我走?”

少年明显地呆愣住了。他满脸狐疑地上下打量起这个不值得信任的金发男人。

“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离开这个镇子。我保证,你不需要再回到这里来了。”

索隆动摇了。他从没想过自己能离开这个噩梦一般的地方,事实上他已经习惯了每天被主人鞭打,被镇上的人们辱骂,被破产的主人转手卖掉或在主人死亡之后寻找下一个主人,他的最高奢求便是活着,他对这里毫无眷恋。而现在,眼前的男人带来了一个离开这里的机遇。他显然不值得信任。

但索隆没有选择的权利。

 

走在前面的男人回过头,冲他露出了一个笑脸:“呀,我叫山治,你叫什么?”

“……罗罗诺亚·索隆。”

清冽的少年音响起。山治开始细细打量起这个孩子,罕见的草绿色头发,和更罕见的血红色兽瞳,里头蕴藏的野性像要摄人灵魂。山治却是嗤笑一声:“什么传说中的魔兽嘛,不过就是个小鬼。”

小鬼斜斜地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只是让你去视察情况,你怎么把人给带回来了!?”

陆军第一支部的中将办公室里传来了某中将的怒吼。“嘛嘛,别生气啦斯摩格中将。”山治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把身后的索隆推到前面,“这孩子很厉害哦,培养一下的话能成为对军部非常有用的人呢。”

斯摩格眯着眼把索隆上上下下观察了一遍,然后撇了撇嘴里的雪茄吐出一个烟圈:“你捡回来的东西,就由你来养。”

于是乎,年仅18岁的山治君的带孩子生涯就这么开始了。

“哪里是带孩子,分明是养狼!”——听到这里,山治大概会这么反驳。

 

索隆平时对人爱理不理的,从来不会主动要求什么,也不常开口说话。叫他做什么他都会去做,接近他他也不会后退,但稍微有点观察之力的人都能看出他的戒备。眼神,以及每一寸都绷紧的肌肉,无一例外都展现了他的不信任,仿佛只要自己稍有一点伤害到他的行为,锐利的爪子就会迎面而来,之后他就会在你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来这里的几个星期,哪怕是作为同居人的山治也没得到一点多余的信任,这让他又气恼又无奈。他理解索隆性格行为背后的原因,但这不代表他能长期忍受这种冷冰冰的对待。

也许你有过这样的经历——满怀善意地去接近一只小野猫,一边轻柔地呼唤它一边慢慢走近,希望它能放下戒备来亲近自己,毕竟自己并无恶意;可你越靠近它越远离,用尽一切办法来表达善意却始终被拒绝。于是你累了,也恼了,为什么它总是不愿接受自己、明明自己并无恶意。它的不信任深深地刺痛了你,它一逃离你便拔腿追赶;它越逃你越愤怒,你想追上它,用尽全力抓住它之后向它表达自己的善意,可你追得越快,它逃得也越远。最后它消失在你的视野中,而你再也挽不回它的信任,徒留下无边无尽的空虚感。毕竟,自己并无恶意。

获取信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山治深刻地知道这一点,特别是对于索隆这种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来说。这个长期的过程中,他逐渐地感到疲惫,也产生过放弃的念头。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再怎么贴心,对方顶多给他冷冰冰的一瞥;对于这种毫无回报的工作,他多少觉得厌倦了。有时候他真的想把索隆的四肢捆住,扯着他的头发让他好好地正眼看一次自己,在他的耳边把自己一直压抑的心情全部倾泻,质问他为什么不愿相信自己、为什么不能理解他努力却得不到回报的心情。但山治知道他不能这么做,如果他这么做了,之前的一切努力都会付诸东流,他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山治所能做的就是忍耐和等待,以及,倾泻自己的真心。


-TBC-

绿藻子生日快乐吖!!!越来越帅胸越来越大!!比哈特!(*๓´╰╯`๓)❤

评论 ( 4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