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池北,花落花开

© FeSO4
Powered by LOFTER

【青火】乍寒还暖(6)

那之后过了四天,我都尽量不去想关于那两个人的事。期间火神给我打过电话,我接了。我猜测他根本不知道我的感情,所以我不能表现出任何反常的行为,得装得跟朋友一样。那实在说不上是令人记忆深刻的通话,我只告诉他我最近很忙,大概没有时间总和他联系,然后就像逃一样地挂掉了电话。

五月已经发现了我的异常,让我不由感叹自己的演技真是烂爆了。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追问我,大概是看出这次问也问不出来。她说有些事情说出来比较好,还说她会随时等着听我的倾诉。

说出来比较好……吗。

抱着姑且试一试的想法,我跟哲说了自己的烦恼。当然我并没有提及火神的名字,只是用一堆“他”“那家伙”来代替。

“青峰君对待这件事的态度简直像笨蛋一样呢。”

哲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了。我本能地想抗议他的直接了当,却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在我看来只是青峰君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而已。因为不知道自己的世界外是怎样的所以害怕迈出那一步吗?青峰君这样封闭自己,有没有考虑过火神君的感受呢?”

“就是因为火神毫无察觉,我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啊……等等,等等等等等!!”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哲。“谁告诉你是火神了!?”

“这还需要人告诉吗?”哲一脸平静地喝着香草奶昔,“长眼睛的人都看出来了。”

我认命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好吧,火神就算了,我完全不知道该拿他哥怎么办。他对火神的感情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了,对火神的了解也不是我能比的。”

“所以我才说青峰君是笨蛋。”

“哈?怎么又骂我啊!”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有没有考虑过火神君的感受?因为觉得自己比不过冰室君就止步不前,这真的是火神君所期望的吗?既然已经交往了,就要好好守护住恋人才对啊!”

“等等!哲你等一下,”我再次怀疑自己听错了,“我没有在跟火神交往啊?”

“什么?你们没在交往!?”哲一向面瘫的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表情,让我小小地吓了一跳。

“没有啊!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火神君手机的锁屏是你的自拍。”

“那是我拿他手机换的。”

“火神君的书包里有小麻衣的写真集。”

“那是我塞给他增长见识的。”

“前陈子我发现火神君的衣服上粘了一根青色的头发。”

“那是我在他家留宿过穿了他的衣服,不知怎的留在上面的吧。”

哲瞪大眼睛看着我:“都这样了你说你们没在交往?”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制造了这么多误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那这样就好说了。”哲恢复了平时的面无表情,“去找火神君,让他知道你的心意。不要再原地踏步了,青峰君。”

 

我没有考虑过火神的感受吗?大概是不敢吧。

如果,如果他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的话,请在我按响门铃之后出现在我面前吧。

往火神家飞奔而去的时候我这么祈祷着。给哲留下一句“谢谢,再见”就跑掉了,下次一定要好好补偿他。

按响门铃之后,我却想起了上一次到火神家时的情景。同样是飘着雪的湿冷天气,我站在他门前碎碎念叨起这忽冷忽热的糟糕季节,明明连待会要说的语言都没组织好。

门开了,我的心跳一下子漏了半拍。火神站在门前稍显惊讶地看着我,我的视线却被他背后凌乱的客厅夺去了。打开的行李箱放在地上,沙发上、茶几上都堆着书和衣物,到处都是收拾东西的痕迹。注意到我的视线,火神说:“辰也明天要回美国。”随后他淡淡地接上:“他想要我跟他一起回去。”

我的大脑因为这句话而一片混乱。我突然想笑,于是便笑了出来。笑声在空旷的走廊里扩散辗转,回声在我听来接近咆哮。两次了啊,青峰大辉,你在这个人面前已经两次输得一败涂地。我突然觉得自己再没什么好失去的了,索性笑得整个身体都抖起来。

火神皱着眉,念叨了一句“总之你先进来”便伸手来拉我的手臂。我拍开了,然后突然揪起他的衣领一个狠劲把他按到了门上,对着他还吃痛着的脸就吼起来:“你知道他为什么要你回美国吗?因为老子他妈的喜欢你!而那家伙一早就发现了!”

火神的脸上露出难受的表情,他拼命掰着我拽住他领子的手指,我没有理他,继续进行着单方面的发泄:“那你知道他为什么总是看我不爽吗?因为那家伙也对你有意思,兄弟之上的那种!”我回想起哲的建议,现在看来我是搞砸了吧。手指的力度慢慢减弱,我无法站稳似的靠在火神身上,低声说:“我喜欢你啊,火神。本来想一直装朋友的,但是我最近装不下去了。看见你和冰室在一起我真的好难受,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感觉到上方传来一声叹息,随后火神轻轻地拍了我的肩膀。他用我听过的最温柔的语气说:“我早就知道了啊,笨蛋。”

我愣愣地抬起头看他,所幸的是他脸上没有出现我最害怕的厌恶情绪。

“我和辰也从小就认识,对彼此的了解就算说是胜过父母也不为过。他对我的态度、行为上的变化,我还是感觉得出来的。”

哦,原来在说冰室的事嘛。我撇过头想着。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作某种思想斗争。接着他说:“辰也问我要不要一起回美国,我拒绝了。你猜他之后说了什么?”火神看着我。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他问我,是不是因为青峰。”

我感到呼吸一窒,心脏猛烈地撞击着胸腔,在整个脑内耳鸣般地回响。

“辰也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比不过你,所以他会继续陪在我身边……以哥哥的身份。”

我混沌的大脑突然找回了一丝游离的理智:“等等,他说他比不上我?那就是说……”

“我选择了你,而不是他。”火神看着我的眼睛,眼神里的认真叫我浑身都燥热起来。

“我喜欢你,大辉。”

 

啊……

迟钝到连别人显而易见的感情都察觉不到的,原来是我吗。

乍寒还暖的季节,经历了飘雪与飞絮,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的春天。

 

第二天我和火神一起去机场为冰室送行。他临走之前对我说:“大我就交给你了。”那一刻我相信,火神有这么个哥哥是幸福的,而我也相信了他眼中的真挚。于是我郑重地答应了他。

回去的路上,我走在火神身后几步,突然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WC结束的那天晚上,也是火神在前,我在后,我们沿着一条小路慢慢走着。所不同的是那时正值漫天飞雪,道路两边白雪皑皑;而现在垂柳抽芯,春芽初绽。

我快步上前,拉住了火神的手。他骂我幼稚,却是紧紧地回握了。哪怕是春寒料峭的现在,从紧握的双手上传来的体温已足以补足我一个冬季的温暖。于是我更紧地回握,再不放手。


-END-


传送门:    


作者的胡言乱语:完结啦完结啦完结啦!好高兴!我没有弃坑我没有弃坑我没有弃坑!可能会有篇肉的番外,速度和质量都不敢保证,不过我会尽力试着写的ヽ(✿゚▽゚)ノ


评论 ( 3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