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池北,花落花开

© FeSO4
Powered by LOFTER

【青火】乍寒还暖(5)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早上打着哈欠从家里出发,去学校听那根本听不懂的课,心情好了就意思意思着参加社团训练,心情不好就躺在天台上,看着流云消磨掉一个下午的时光。这样日复一日毫无乐趣可言的人生,有一天突然被人打断了。

许久未见硝烟的战场,再次燃起了烽火。少女一点的说法是,久涸的心田终于迎来了甘霖的滋润。在与他针锋对峙的球场上,重获了的激昂心跳撞击着耳膜,全身凝滞的血液都流动了起来,许久未尝的“生”的感觉充斥着我。他让我从那暮霭沉沉的灰色世界中活过来了。

火神大我是光。他的光芒和我的不一样,他在让影子越发深邃的同时也吸引着许许多多的人。他于我是光,尽管我是那许许多多的人中的一个。

实话实说,我到目前为止从未想过要表白,也不奢望这种关系能更进一步。我喜欢他,他也喜欢跟我打球,这就够了。我既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感情,又偷偷期盼着他能发现。简单来说,就是怂。我天不怕地不怕的青峰大辉遇到了名为“初恋”的难关,而老子的初恋还是个脑子里只有篮球和汉堡的男人。

本想就这么漫无结果地隐瞒下去的,冰室辰也的到来带来了一个微妙的转折(之后我才知道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那天他对我说的话又在脑海中阴魂不散地响起了。

“大我他很强吧?”

冰室这么问我的时候,我正愣愣地看着橱柜上摆着的WC冠军奖杯。火神在厨房里洗碗,虽然冰室执意要帮他但还是被火神执意赶了出来。

“啊,没错。他是第一个打败我的人。”天知道我为什么要加后面那句话。

“当哥哥的转眼间就被弟弟超过了呢。”像是回忆起了儿时的种种美好,冰室的眼神变得柔和,“他一直在成长,为了喜欢的东西不顾一切地努力,我却执着于哥哥的身份,这么多年一直执着于打败自己的弟弟。”说到这里,他攥紧了脖子上的项链:“甚至嫉妒起他的才能,做出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

我默默地看着他,那时冰室的眼神和留宿那天晚上火神的眼神一模一样。只是冰室很快释然,他侧着头,对我微微一笑:“后来我想明白了,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并不非要是兄弟或者敌人不可。”

这句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似乎在等我的反应,可我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于是他再次冲我莞尔一笑,随后转身离开。

 

那之后我便不太愿意见到他们,具体是不想见火神还是不想见冰室我自己也不清楚。偏偏托了见鬼的机缘巧合的福,我在路上就莫名其妙地遇见他们的情况越来越多,而且总是两个人同时出现。看到他们的时候我会躲开,我会在心里暗骂怎么这两个人整天待在一起,然而我知道这个答案毫无意义。

有时我看见他们一起去商场,穿着情侣款的衣服。哦,也许兄弟款?

有时我看见他们一起买菜,感觉像是同居了。

有时我看见他们一起打球,在那个火神常和我1on1的球场。有几个小混混来砸场子,梳着飞机头戴着大粗金链子的那种,火神很酷地说用篮球来决胜负吧,然后和冰室秒杀了他们。

看见这一幕幕的我,插着兜站在远处,然后毫不在意似的伸着懒腰离开。

人真是容易贪婪,最初只是想来一场1on1,欲望却渐渐发酵成了滚床单。失去一切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最初只是想来一场1on1,却发现一场1on1已经满足不了现在的自己了。

几天之后我再次路过那个球场,意外地在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看见了火神和冰室。堵着他们的是那天砸场子的小混混们,但不止,他们显然叫了同伴过来,少说也有十来个。冰室和看似柔弱的外表相反,打架能力高得吓人,毫不费力就撂倒了几个混混,火神也并非等闲之辈,两个人背靠背站着。只是对方仗着人多势众,哪怕是毫无章法地往上扑也渐渐地让他们招架不住了。火神肚子上挨了一拳,冰室也开始体力不支,但依然坚守着火神的后背。

我就站在转角处,抱着臂看着这场乱斗。如果我出手帮忙的话,把半数人揍得满地找牙完全不是问题。然而我只是站着,看着,什么也没有做,思绪却是飘远了。

我知道这些天来的一切都是我的问题,火神和冰室他们什么也没做错。是我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无法做到像打篮球那样的果断。球场上的自由奔放、不拘一格,在遇到大脑控制不了的感情时就彻底变成了怂蛋。既不甘心被别人夺走,又没办法拿出勇气出来守护。

我突然厌倦了,于是挽起袖子向他们走去。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我,我没说一句话,抓起一个家伙的脑袋就往墙上掼去。那些混混们似乎被我吓懵了,都转移目标到我身上来。我一脚踹向一个家伙的裆,同时一拳揍向另一个人的鼻子。打着打着我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一心沉浸在这种野兽般的行为里,把所有的郁闷与烦躁都发泄在鲜血中。有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根钢管,颤巍巍地举着从我背后挥过来,在火神喊了一声“小心”的同时我一个转身踢飞了那根管子,连带着踢碎了那家伙的掌骨。有人已经开始逃跑了,丢下他们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同伴。“停手吧,青峰。”火神这么说,但我没有理他。我捡起那根钢管,向捂着手掌惨嚎不已的那家伙走去。他求我饶过他,我充耳不闻地举起钢管,对准他的后脑勺。

“够了!”火神终于吼出声。我顿了顿,那混蛋趁机逃跑了。我没有去看火神的表情,只是瞥了一眼冰室,他正焦急地询问着火神有没有受伤。

无聊爆了。

我丢下钢管,转身出了小巷。


-TBC-


传送门:    


评论 ( 15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