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池北,花落花开

© FeSO4
Powered by LOFTER

【青火】乍寒还暖(4)

「不好意思啊,今天辰也来我家了,我要陪他去买东西。下次吧。」

几天后我向火神提出1on1的时候,得到的回复就是这样一条短信。尴尬的是,此时我正在前往他家的路上。

这样屡试不爽的邀约被打断是我从未意料到的,这使我不得不重新定位起冰室辰也这个人。阳泉的双王牌之一,与我的球风完全相反的忠于基础,假动作质量高超,必杀技阳炎射篮。嘛,反正也打不赢我,这些信息并没有什么用。

我不喜欢冰室辰也这个人,不如说还有点排斥。请不要误会,我和他之间并没有什么私人过节,关于他的事情也只是略有耳闻。但是啊,因为一个无聊的赌约就要和他弟断绝关系,还让那个单纯的白痴失落了好一阵子,最后居然还是火神跑去主动和好的,真亏他做得出来啊。我没有兄弟,不知道当哥哥的该是什么样子,但我想总不会是冰室那样。

可是再讨厌又有什么用呢,只要他还戴着那条链子,他就还是火神亲爱的哥哥。

“啊……好无聊。”反正都在路上了,干脆就在这附近逛逛吧。回去也没事干。路过一家超市时我便走了进去,并且鬼使神差地转悠到了生鲜柜台。来这种地方的大都是家庭主妇,我却想起了火神穿着围裙的样子。如果能看到火神在这里挑选着或许是晚餐的食材的话,那场景还真是毫无违和感呢。不过要是冰室在他旁边亲亲热热地讨论晚上吃什么的那种场景还是眼不看为净的好,所以真不巧我现在并不想遇到火神。之所以在这里逗留也是相信着世界上没有那么巧的事……

在余光里瞟见一个熟悉的红色身影之后,我仿佛听到上天跟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喂喂,这玩笑有点过分了。

虽然我好像忘记了,这间超市本来就在火神家附近而且现在快到饭点了。

那个抱着几个装了五颜六色蔬菜的塑料袋的人毋庸置疑是火神,不过并没有看见冰室,大概是去洗手间了所以才让火神拿着那么多东西。我正犹豫着是就这样转身走掉还是跟火神打个招呼再走,他却眼尖地发现了我,不顾袋子里的西兰花就要滚到地上还拼命把手举高跟我打招呼,满脸天使般笑容的样子让准备逃走的我产生了浓浓的罪恶感。我只好向他走去,琢磨着该怎么开口。

“好巧啊青峰,你也在这买东西啊?”

“啊,是的。好巧啊。”

“对了你还没吃饭吧?一会儿到我家吃吧?刚好辰也也在。”

三个人散发着诡异气息的餐桌吗?还是饶了我吧。我正想拒绝,一个清脆柔和的声音突然在我背后响起:“哦呀,这不是奇迹的世代的青峰君吗?”

我回头面对着冰室辰也,他的脸上挂着礼节性的微笑,恰到好处的弧度显示着他良好的教养。但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却不是那么的令人愉快:“难得在这里遇见了,赏个脸和我们一起吃个饭如何?大我经常跟我提起你,想必是非常欢迎你来的呢。”

高明,简直高明到可恶的境界。第一次见面就找准了我的弱点,拿火神作挡箭牌让我无法拒绝,在强调起自己与火神的关系的同时甚至有意暴露了自己的主导地位,使得我完全处在一个只能忍气吞声的客场情况下了。这种情况下再拒绝,只会让火神觉得我不给冰室面子,与其说是进退两难,不如说是后路已断。

迫不得已我只能答应下来,跟在他们兄弟俩身后走着我衷心觉得哥哥真是种可怕的生物。

 

老实说冰室会做饭我一点也不惊讶,这对从美国回来的兄弟总有着一些奇怪的技能,火神那谜一样的敬语估计也是冰室教的。他们两个在厨房里边忙活边聊天,我趴在沙发上看杂志竖着耳朵偷听。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得知我曾在火神家留宿过一晚之后,冰室的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

听了一会儿后我去上了个厕所,洗手的时候从洗手台上的镜子里看见了冰室。他背对着我站在火神的房间里,我移了移镜子的角度以便看得更清楚。那之后我发现了,恐怕火神都不知道的冰室的秘密。

冰室将脖子上的戒指从项链上取下,然后戴在了左手中指上。他犹豫着把手移到嘴边,小心翼翼地亲吻着那枚戒指,随后很快就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难为情。“辰也——饭好了哟,你在哪?”火神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他一瞬间后背僵直,然后他迅速地把戒指摘下,重新串好、戴上,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来了。”他说,随后便走出了房间。

我倚在洗手间的门上看着冰室刚才站着的地方,那里摆着一张火神和冰室的合照。

冰室辰也对火神的感情,恐怕不止手足之情这么简单。

发现这个事实的我浑身一阵颤栗。


-TBC-


传送门:    


评论 ( 4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