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池北,花落花开

© FeSO4
Powered by LOFTER

【青火】乍寒还暖(1)

※本文cp为青火←冰,哥哥单箭头
※原著向,时间线为WC决赛之后
※第八字母可能有可能没有,毕竟我还是个纯洁的骚年啊(๑•ᴗ•๑)
※蜗速更,蜗速更,蜗速更
※HE妥妥的

寒冬的风凌冽而刺骨,特别是对于没有庆祝会能开的队伍来说。雪越飘越大,我却丝毫没有想回去的念头。沿着一条小路径直走着,无视了身边不时走过的互相搓着手取暖的情侣,我漫无目的地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天地间都是雪白的。
在这样一片纯净的颜色当中,出现了一盏暖黄的灯光。
我掀起帘子走进店里,暖气裹挟着饭菜的香气扑面而来。我拍干净身上的雪,抬头却发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人坐在靠店里面的座位上,身上穿着的队服显示着他本不该出现在此的身份。他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其他客人对他的窃窃私语,只一心专注在眼前的食物上。只是今天的食物分量看起来少了点,于他来说。
我走过去毫不忌讳地在他对面坐下,他似乎有些惊慌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却很快兴致缺缺地说:“什么啊,是你啊。”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火神。”我从他碟子里拿过一块羊羹,毫不在意地啃起来。“倒是你,不去开庆祝会吗?”
“……溜出来啦。”
“哈?”我挑了眉看他。
“嘛……打赢了比赛是很高兴,但有些烦心事还没有解决……”他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摩擦着脖子上挂的戒指。我盯着他的手指。
“关于你哥的?”
“嗯。”火神浅浅地应了一声,似乎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我只好继续开口。
“哲说你们已经和好了啊?”
“和好是和好了,但是辰也他好像并没有特别高兴。怎么说……反而是有点失落的感觉。”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火神低垂着眼,平日鲜红的眸子被水雾蒸得有点朦胧,似乎真有点悲伤的情绪在里头酝酿。我一瞬间以为他OOC了。
“噗。”
“喂!你刚才偷笑了吧!”火神马上就炸毛了,还拍掉了我企图拿他食物的手,但我一点没觉得生气。这多好,这才是原来的火神。
“噗,抱歉抱歉,只是觉得你也会有这么多愁善感的时候啊……”我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笑出来的眼泪。
火神气鼓鼓地靠在椅背上反驳:“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神经粗大吗。”
听到这句话,我眼神暗了暗,并确信他没看出来。
神经粗到连别人显而易见的感情都察觉不到的,到底是谁呢。

 我们走出屋外的时候,雪已经变小了。火神将手上的伞递给我,我潇洒地摆了摆手,说:“不就这点小雪吗,我一大老爷们撑什么伞啊!”用的是“能赢我的只有我自己”的语气。他笑笑,骂了我声傻逼便把伞收了起来。
我跟他并排走着。走了几步我突然意识到他只带了一把伞,刚才递给我只是希望我能和他一起撑。想到这里我狠狠地骂了自己傻逼,两人同撑一把伞漫步雪夜的浪漫场景就这么被我亲手断送了。
这么想着我不觉间落后了几步,看着他的背影我却没有追上去的意思。他没有戴围巾,露出来的一截后颈还带着店里带出来的暖气,又或者他天生就是这样,有着同龄人没有的鲜活和热度。看上去很诱人。
我不由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才不是变态呢。
火神突然停住了,转过头来问我:“你要去车站吗?”
我点点头,视线却盯着他不放。雾气在他的睫毛上凝结成白霜,我第一次发现男人的眼睫毛居然能长这么长而不显得矫情。
“那我送你过去吧。”他说。
“你呢?”
“我就住这附近,送完你我就回去。”
我默默地在心里记下,同时想着下次能用什么借口过来呢。

-TBC-


传送门:    


评论 ( 5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