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池北,花落花开

© FeSO4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Alphabet Story(2)

Faith 信念
我不明白,当火焰吞噬了黑暗,灭火弹摔成碎片的清脆声响,以及听到门口传来那个人的声音之后,我那一瞬间的迷茫是什么。
远方是没有希望的未来,我本应无所依恋了才对。我早就做好了作为希望的垫脚石而死去的觉悟了。
耳畔不断传来灭火弹摔碎的声音,我仿佛能想象到大家焦急又惊慌的神态。脑海里走马灯似的闪过一些画面,我静默着等待死亡。
学级裁判上永不放弃地战斗着,将所有谜团一一论破的样子,为同伴的死而痛苦却依然从眼底迸发出坚定的样子。温柔地安慰哭泣的同伴的样子。
给被囚禁的我送饭的样子。明明浑身不自在却别扭地邀请我的样子。思考时流露出疑惑的样子。初见时迷茫又强忍慌乱的样子。笑着的样子。在我生命的最后,脑海里浮现出的是——
咦?
浮现出的是——
啊咧?
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


承载着毒药的灭火弹终于碎裂,我感到胸腔一阵压迫,地狱的大门正缓缓向我打开。过不了多久,狛枝凪斗这个低劣的存在就要从这世上绝望的消失了。我的左手会松开,长枪将贯穿我的腹部,在众人或是惊讶或是恐慌的凝视中展露出一副惨不忍睹的景象。
大家会怎么样呢?会松了一口气吗?会感慨我这样危险的存在终于消失了吗?
预备学科会怎么想呢?会恨我这个在他看来背叛了大家的人吗?会质疑我的希望吗?亦或者会为我的死亡……表现出一点点的悲伤来呢?
“真是死了也要折磨人的家伙”,他大概会这么说吧。
可惜,直到最后的最后,我才意识到有句重要的话没能说出口啊。


“我们都一样,不过是希望的垫脚石罢了。”
呐,日向君,
“如果我能铲除这个岛上的绝望的话,就称呼我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吧!不是垫脚石,而是真正的希望!”
如果绝望的尽头有希望,就像不幸的尽头是幸运一样,
“不要死啊……狛枝!”
你愿意,成为我活下去的信念吗?


Gad 闲逛
“看呐日向君,是流星诶!我们快十指相扣来许个愿吧!”
“那只是飞机啦!”
无垠青空下,夕阳把两个并肩行走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Hut 小屋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呢,没有任何的不幸只是单纯地感到快乐……总觉得有点不安呢。因为我可是正在品味着死掉一两个熟人都不奇怪的这种程度的幸运啊!……还是别做那种危险的想像快点回去吧,回到我们的爱巢去!”
“胡……胡说什么呢笨蛋!”
“啊咧?不对吗?我和日向君的爱巢……”
“不是说那个!是说别老拿你的不幸论来想一些危险的事情啦!”
“……哦、哦!”


Imagination 想像
修长双腿上包裹着的黑色丝袜与裙子下摆间的绝对领域诱人遐想,腰间的蝴蝶结随着身体主人的动作而一颤一颤,锁骨边上的蕾丝像是邀请般的轻盈地舞动着,拼命拉扯着短得不能再短的裙摆却依然掩不住蓝底樱花下挺翘的臀线,湿润的翠色双眸中流露出窘迫难堪的神色,双颊的绯红蔓延至耳尖,害羞地别开脸不愿与人对视……
“喂狛枝!狛枝你醒醒啊!好好地睡着觉怎么突然开始流鼻血啦!振作点啊狛枝!”
“……啊,日向君……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到底怎……唔哇!!!!”


Joke 玩笑
“日向君,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啊,嗯。我也是啊。”
数不清是第几次的看了看手表,今天毫无疑问是4月1日。日向创自嘲地笑笑,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不是吗,并没有什么好失望的。
却没有料到在今天将近尾声的时候,某个烦人的白毛再次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日向君你知道吗,有些事情是不能开玩笑的,比如说喜欢一个人这种事情。”
“……在说我吗?”
“不对,是说我哦。”


-TBC-

评论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