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池北,花落花开

© FeSO4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Alphabet Story(1)

26字母的脑洞,有甜有虐有抽风,总之不同字母的故事之间没有联系。

蜗速更必须的!(๑•̀ㅂ•́)و✧

Anthem 赞美诗
与你对视的霎那全世界的花落了又开,洪荒宇宙只有时间随着转瞬流逝的星光静谧地停滞。

Beginning 开始
“请多指教,我是狛枝凪斗。”

Colorful 多彩的
“日向君的头发一会儿黑一会儿白,眼睛也一会儿绿一会儿红的,好有趣呢。”
“……无聊。”

Disease 疾病
“啊啦,日向君似乎特别有空嘛,不好好工作却跑来见我吗?虽说区区一介预备学科的时间浪费在我这里也没什么可惜的。”
深谙对方的说话方式,日向创拉过椅子端坐在对面,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直入主题:“狛枝凪斗,你自我中心也稍微有个限度。虽说刚让你醒来就说这些太不解风情,但因为你是狛枝所以我才要说。你对未来机关的威胁绝不比绝望残党轻,所以接下来会被24小时监视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像是自责般地叹了一口气,日向公事公办的语气带上了在狛枝看来明显的感情:“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能理解你所谓的希望。为了证明那种东西,甚至沦为绝望的同谋,把自己的身体搞得面目全非……直到最后我们都低估了你的恶意,那时候我觉得你真是死了也要折磨人的家伙。但是我果然——”
我果然,还是想要救你。
狛枝默默地看着对方无意识攒紧的拳头,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虚伪的笑。“啊啊,还以为会说些什么有价值的话,果然还是高估了预备学科的发言力吗。你说过伴随着牺牲的希望不算是希望吧?那是不对的哟,真正的希望啊,可是连我这种渣滓般的生命都想要奉献上的存在啊!垫脚石越高,绝对的希望才会越闪耀啊!……可惜,身为预备学科的你又怎么会懂呢?”
沉思了一会儿,日向皱眉:“狛枝你,实在是无可救药。”
狛枝一声轻笑,轻轻往前迈出一步。缩短两人的距离直视对方的眼睛,唇轻启,吐露出危险惑人的话语:
“即便这样还依然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的日向君,不也是病入膏肓了吗?”

Email 电子邮件
To 亲爱的日向君
好久没给你写邮件了,如果你有那么一丁点想我的话,明天我出门的时候一定会因为幸运透支而卷入车祸的。不过不必担心,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因为和日向君约好了暑假要一起出行呢。
转眼间今天就是我出国旅行的第二天了,前一天晚上因为对日向君思念过度,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多希望一醒来就到了日向君的家里呀。昨天你让我不要再给你打电话了,我只好以发邮件来表达自己的思念,虽然47封邮件完全不足以展示我炽烈的感情,也恕我希望日向君能从这些垃圾中感受到我的爱。
今天早上我参观了莱茵河,河边有很多情侣在牵手散步,还有一个独自拉小提琴的大叔。期间有一个小女孩来跟我搭话,似乎六七岁的样子,她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我随意地跟她聊了几句。后来小女孩的妈妈来了,很热情地邀请我和她们一起去当地的一家特色餐馆吃饭。想到还要给日向君发爱的邮件,我便婉言谢绝了。莱茵河畔真的很美,以后一定也带日向君来看看。
下午去参观了亚眠大教堂。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教堂一类的建筑,我不能理解教徒们对着所谓的神明神像顶礼膜拜的行为。自诩教徒的人们,明明只是一介凡人却祈求神的庇佑,说到底连他们相信着的神是否存在都不知道。教堂的墙壁上刻满了林林总总意味不明的浮雕,我虽然没有密集恐惧症但也不欣赏这种艺术。对于虔诚的基督教徒来说犹如圣地一般的地方,我这种人待久了大概也会玷污了吧,还是尽早离开为妙。
逛了一天,发现满脑子都是日向君日向君日向君和日向君,果然和日向君分开什么的太痛苦了!不过日向君体贴地叮嘱过我要玩得开心,所以在想念着日向君的同时我也有好好享受旅途,拍了很多不错的照片,等我回去一定一张一张的给你慢慢讲。
差不多到了我睡觉的时间了,虽然日向君那边还是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也想再多讲一些,但因为时差我们的交流不得不中断。不过不要紧,明天我一定会早早起来给日向君发邮件的。
若不是因为带上了日向君的宝物,我想我一定会因为寂寞而死掉的。那么日向君,晚安。
From
最爱你的狛枝凪斗

Re:
To 狛枝
狛枝你是不是把我的内裤带走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