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我。

© FeSO4
Powered by LOFTER

【嘉瑞】听说你会梦到正在想你的那个人

#嘉瑞only 师生年下
#只是一个没什么情节的短篇,把自己一些乱七八糟的梗结合起来了。没有后续对不起>人<
#以下正文。

我抱着一沓厚得直抵到下巴的资料,侧身撞开贴着“立入禁止”四个黄底黑字的大门。我熟练地偏过头,一本砖头厚的练习册迎面飞来,伴随着安迷修气急败坏的怒骂和雷狮欠揍的大笑声撞在了门板上。若不是满地散乱的实验器材,实在是叫人难以相信这里是理科办公室,而不是无良教师收容所或者成年人幼儿园之类的。
正当我暗自感叹着格瑞怕是理科办公室最后一块净土时,后者突然从座位上起身,神色凝重地向我走来。
我一时没明白他想干什么,抱着厚厚一沓资料愣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我亲爱的数学老师越走越近。等我反应过来时,格瑞的脸已经近在咫尺了。他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紫水晶般的眸子水光滟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太近了,我甚至能感受到他轻柔的吐息,仿佛只要再进一步,就能抵达那微启的唇瓣。
那一刻我的世界静止了,只剩心跳如鼓点一般敲击着我的大脑。我是不是该闭上眼睛?可这里是办公室,其他老师都看着呢,虽然我倒是完全不介意。只是想不到格瑞竟然这么主动,平时明明一副嫌弃我到死的样子,果然那只是害羞吧。
我深吸一口气,正准备伸出舌头迎上去,格瑞却一个转身就回到了座位上,方才粉红色的浪漫气氛瞬间破碎了一地。
“什么啊,是嘉德罗斯啊。”
哈?这令人不爽的态度是什么啊!我来给你送资料你有什么不满吗!
“资料放那就行了,谢谢。”格瑞没有看向我,但我看出来他似乎还有别的话想说。
“我...眼镜不见了,能帮我找找吗?”
啧,难怪突然凑那么近,原来是丢了眼镜看不清东西吗。我该趁这个机会狠狠嘲笑他的,可我却感到异常的烦闷,方才激烈的心跳声仍余音绕梁。
一直找不到就好了。看不清的话,求着我帮你板书和备课吧。再多求一点的话,帮到生活上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最后不得不完全依赖于我吧,格瑞。只有我。
后背突然被人轻轻戳了一下,我回过头,雷狮正贼兮兮地笑着。他示意我靠近点,然后飞快地塞了一个东西到我手里,压低声音说:“你去还给他吧,怪可怜的。”
雷狮大概是理科室里的头号混蛋了。不是那种坏得惨绝人寰该关监狱的那种混蛋,而是沉迷恶作剧以欺负别人为乐的小学生混蛋。不,偷别人眼镜这种事连小学生都不会干吧,这家伙真的成年了么。
“格瑞,我找到了。”
“说了多少遍要叫老师,嘉德罗斯。不过谢谢你,帮大忙了。”
他向我伸出手,因近视而有点涣散的紫眸里映着的全是我,单纯得像个要糖果的小孩子。我突然就不太想还给他了。
“嗯......这是求人的态度吗,格瑞?”
“哈?你什么意思?”他的眉毛不可置信地上挑,伸手就要来抢我手里的眼镜。我轻而易举地躲过,然后用空着的那只手迅速扣住了他纤细的手腕。
“求求你还给我吧,嘉德罗斯大人——这样说试试看?”
被我控制住了行动,他明显地惊慌起来,声音竟然也带上了一丝颤抖。“别闹了,嘉德罗斯。”
我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那帮混蛋都喜欢欺负格瑞了。他自以为很凶狠地瞪着我,眼神却不住地躲闪,脸颊因窘迫泛起绯红,牙齿轻咬着红润的下唇。在学生面前如此难堪他一定觉得丢脸极了,而我偏偏想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格瑞是所有师生公认的好看,他在我身(划掉)手下拼命挣扎的场景实在是赏心悦目。
最后我当然是还给了他。不过自那起,想要捉弄格瑞的想法就变得愈发强烈了。

我应该说过理科组的老师除了格瑞以外都是混蛋。哪有老师会在工作日出去喝酒开趴,然后打电话让学生来收拾烂摊子的?
虽然很麻烦,我还是从雷狮手里接过了醉得不省人事的格瑞。那混蛋不知道灌了格瑞多少,后者软绵绵地趴在我身上,乖巧得像只兔子。
我把格瑞背回了教师宿舍,他均匀的心跳透过后背传达至我的胸腔,吹在耳畔的气息逐渐平稳,他已然陷入熟睡。
用安迷修给的钥匙打开门,我小心地将格瑞平放到床上。他侧着头呢喃着迷糊不清的呓语,乌黑的睫毛像蝴蝶一般轻轻颤动。他银色的长发散落在床单上,脸颊至脖子却是桃红一片,整个人仿佛一朵盛开的花一般诱人采撷。我很讨厌酒味,但浑身酒气的格瑞却意外地好闻。
我松了松领口,感到口干舌燥。我从来不知道醉意是会传染的。
他现在毫无防备。
他也不会记得今晚发生了什么。
多亏了该死的宿醉。
我知道我作为学生的义务已经完成,我不该继续留在这里了。我该回到自己的宿舍把那些从来不屑于写的作业写完,好好睡上一觉忘掉今天发生的一切操蛋玩意儿,第二天又跟平常一样翘课打架调戏老师,然后和漫天雪片般的试卷与练习册一起被扔到理科办公室门外。
我承认我对格瑞有那么点旖旎的小心思,可目中无人不服管教的嘉德罗斯大人此时此刻却偏偏怂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我并非不愿意趁人之危,惟有面对这个人的时候我才开始考虑起别人的感受。
害怕被讨厌。
不想被忽视。
想要被看着。

第二天上课我无精打采地撑着下巴,格瑞一如既往地准时踩着上课铃声进来了。他看起来好极了,银色长发被规规整整地束着,白色衬衫也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一颗,可我偏偏想起了他昨晚头发散乱面色潮红的样子。
唯一与平时不一样的是,他居然叫我下课去理科办公室一趟。真是稀奇,这可是格瑞第一次主动。
“雷狮说昨天是你把我送回去的。”
他面对着我,镜片后的紫眸却看向别处。
“...谢谢你。”
“不用谢,格瑞。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我就想扇自己一耳光,什么假惺惺的回答啊。
“还有一件事...”
他欲言又止。我不由走近了点,好让别人没法听清我们的谈话。
“昨晚...我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我盯着他看,他立马红了脸颊,慌乱地摆手掩饰自己的尴尬:“那个,昨天的事我记不太清了...如果我有说什么不该说的,比如下一套试卷的题目之类的...”
“试卷题目倒没有说,不过你说了别的。”
我的坏心眼立刻就上来了,捉弄这样的格瑞一下子让我来了精神。他有些紧张地看着我,小心地问:“说了什么?”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一个劲地念叨我的名字呢。”
说完我立刻护住头部,准备好迎接劈头盖脸的书本和一句“滚吧嘉德罗斯”,可数秒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疑惑地放下手,却不由得愣住了。
格瑞的脸彻底红成了秋天最红的苹果,仿佛头上还要冒出烟来。他掩住嘴阻挡就要脱口而出的惊叫,瞳孔放大了惊讶地注视着我,好像在说“你怎么知道”。我从没见过他这么可爱的样子,一时甚至忘记了狂喜。很久之后我才反应过来,那晚他梦到了我,因为我念他念入心髓。

-END-

评论 ( 4 )
热度 ( 89 )